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集藏

《素園石譜》有盛名

發布時間:2019-06-06 21:21

作者:俞瑩

  上海市歷史博物館“古代上海”展區,展示有一幅明代“陳所蘊《日涉園圖》”。這是一幅冊頁,原為《日涉園三十六景圖》之一(現只存十幅)。陳所蘊是明代上海老城廂日涉園的園主。這幅畫其實并非是其所畫,畫中左上角有落款:“日涉園。林有麟寫(印)”。
  熟悉賞石文化史的人,一定會知道林有麟這個大名。他在明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間所刊印的《素園石譜》,是古代最早的畫石譜。但是,有關他的事跡和文物傳世極少,這幅畫也是其傳世極少的畫作之一。
  《日涉園圖》,設色雅麗,構圖疏朗,為日涉園的全景俯圖,以水池為中心,中間大片留白,圍繞水池四周則小橋流水,回廊樓軒,梅柳山石,乃至人物、仙鶴歷歷在目,大體是左疏右密,左邊以樹木為主,右邊則以湖石為主,左下方還有園門,充分顯示了畫家嫻熟的技藝。上面還有兩處題詩,一為“會心在林泉,雙屐足吾事。朝斯夕于斯,不知老將至。子有。”子有,即園主陳所蘊之字。另一首為和詩:“為圃與為農,豈是公卿事。園林最近家,不妨日一至。紹文和。”紹文,指李紹文,是園主的好友。這幅園林畫足以證明林有麟畫技不一般。
  日涉園建成于明萬歷二十四年(1596年),該園占地有二十多畝,曾經與豫園、露香園并稱明代上海三大私家園林(也有添入也是園稱四大名園者)。當時陳所蘊聘請上海著名疊山大師張南陽為之造園疊山。張南陽,又名張山人,號臥石生。曾經跟父親學畫,后來為人疊山造園,頗有成就,聞名鄉里,上海豫園、太倉弇山園等均為其手筆。可惜張南陽造日涉園十二年,未及完工就去世了。這也是這位造園大師的“絕筆”之作,后來由另一造園高手曹諒完工。二十年后,陳所蘊又擴其規模,成為三十六景,并請畫家為之寫真。其時,林有麟《素園石譜》一書已經付刊(萬歷癸丑,即四十一年),聲名四起,自然為陳所蘊所青眼,故有此畫作。
  《素園石譜》其實文字并不足觀,其中有關賞石敘述,大致多是沿用前人(尤其是宋代杜綰《云林石譜》和趙希鵠《洞天清錄》)的記載——這也是當時的一種流行,也有的是引自明代文人(如陳繼儒)的著述,有的甚至有所錯訛,不少歷史名石的形象也是其臆想的,未必可以當真。所以,清代《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十六)僅收錄其為存目(浙江汪啟淑家藏本),并評價道:“是編乃有麟于所居素園辟元池館以聚奇石,因采宣和以后石之見于往籍者凡百種,具繪為圖,綴以前人題詠。始蜀中永寧石,終于松江普照寺達摩石。大抵以意摹寫,未必能一一肖其真也。”
  不過,《素園石譜》也存留了當時名人的賞石事跡,包括一些名人的詠石詩文,以及作者家傳賞石。他家藏有兩方硯山不同凡響。一方“峰巒起伏、巖壑晦明”的“玉恩堂硯山”,“高可徑寸,廣不盈握”,黑白相間,玲瓏窈窕,變化多端。系其祖父林正蔭(曾任南京太仆寺卿)得之元代書法家張雨的遺愛石。玉恩堂,系林有麟其父林景旸(官至太常寺少卿)之室名,據載,唐代宰相藏書家李泌的“端居室”玉印(系齋軒印的鼻祖)曾為林景旸所獲,并建同室名以珍藏之。另一方“青蓮舫硯山”,“廣狹高卑僅足盈握,出入懷袖者是也”,而峰巒起伏,洞壑曲深,并有釣址平臺坡陀沙嶼,深得作者賞識。
  此外,《素園石譜》壓軸的“青蓮舫綺石”,收錄了作者收藏的35方六合石(雨花石)圖繪,多以詩意題名,如“漁浦歸帆”、“鳳鳴高岡”、“目送歸鴻”、“峨眉積雪”、“蓮花法相”、“紅霞映雪”、“面壁初祖”、“赤云駕龍”、“女媧補石”等,這也是歷史上雨花石圖繪首次入譜,極有史料價值。
  值得一提的是,林有麟與松江鄉賢、畫家孫克弘關系不同尋常,他在“夢石”圖繪(卷之四)后,專門寫到年輕時(萬歷己亥,1599年,時年作者22歲)與孫克弘一起的賞石故事。孫克弘大林有麟45歲,與林父景旸友善,算是林有麟的父輩。明代中晚期,畫石曾經成為一時風氣,其中犖犖大者,應該數孫克弘。
  孫克弘(1533—1611)為明嘉靖禮部尚書孫承恩子,官至漢陽知府。39歲便免官歸里,余生在治園、收藏、作畫中度過。生性巧慧,喜交友。善書法,擅花鳥、人物,畫名遠揚,以至于當時很多人靠偽造其畫謀生。他因為喜好奇石(迄今松江方塔園尚存其刻銘的太湖石“美人峰”),所以在畫作中多有反映,有的還是寫實一路,包括賞石的木座也有描繪。
  據《素園石譜》(卷之四)記載,“孫漢陽(指孫克弘)平生好石,聞蓄石名家靡不發藏索觀,隨觀隨繪,數年來不知凡幾,時一展玩,未始不神游其間也。”林有麟的畫石,應該多少受到這位鄉賢前輩的影響,如《素園石譜》中有的畫石,與孫克弘的畫作幾乎一樣。其中,至少有近十件供石有木座描摹,為當時流行的幾種款式,也是明代賞石底座的形象圖繪,從中可以一窺明代賞石的面貌,十分難得。
  林有麟夫婦死后,與其父林景旸葬在一起,墓地在松江東外二圈(今華陽橋鎮三里橋西南),《松江文物志》有載。大概在十七八年前,筆者在松江博物館庭院中,曾經見到過林有麟夫婦墓志銘,志蓋、志石均為青石,保存完好,60厘米見方,厚12厘米,志蓋上刻“明故中憲大夫四川龍安府知府衷齋林公暨配誥贈宜人惠淑徐氏之墓”篆文;志石為楷體:“明故中憲大夫四川龍安府知府衷齋林公……公生于萬歷戊寅年十月二十有七日,繇恩生授通政通經歷,歷任都察院都事,太仆寺寺丞,刑部主事員外郎郎中,陛任四川龍安府知府。卒于丁亥年十二月二日,年七十歲。……”
  據此記載,林有麟生于1578年(萬歷六年),卒于1647年(清順治四年)。四十多歲時曾官至四川龍安府知府,在當時是四品官。據載,其為政休養生息,頗得民望:“在官二載,百廢具舉,案無留牘,龍人呼為‘林青天’。去之日哭泣奔送者三百余里。”《素園石譜》一書,是林有麟35歲時所作,其時孫克弘已經不在人世了。只是很可惜,如今林有麟夫婦墓志銘已經不知所蹤。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体彩p62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 福彩18选七的中奖号 足球比分,篮球比分,NBA比分 qq官网首页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爱乐彩 江西新时时彩分位走势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pk10赛车玩法规则 上海时时结果走势图 山东体彩手机在线是不是真的 广西11选5走势图买技巧 怎样在百度上扫码 三分赛车开奖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