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減稅有望大幅增厚險企利潤 需警惕手續費亂象

發布時間:2019-05-30 23:02

作者:記者李茜

  近日,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關于保險企業手續費及傭金支出稅前扣除政策的公告》,給予保險企業手續費及傭金稅前抵扣更多優惠。專家表示,此舉將切實降低保險業的稅收負擔,其中,壽險業的減稅效應或更為明顯,“未來,相關部門可繼續適當提高稅前列支比例,同時建議限額基數中不再扣除‘退保金’,通過這些措施進一步完善稅前扣除政策。”
  壽險公司降稅負效應明顯
  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保險學院常務副院長徐愛榮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這次減稅政策力度較大,將明顯減輕保險公司的企業所得稅,考慮到險企包括壽險與財險都有較高比例的手續費支出,減稅紅利效應基本可輻射整個行業。
  據了解,相對于原來的稅收政策,此次新規將產險和壽險公司的手續費抵稅比例上限分別從15%、10%提升至18%,超過部分允許結轉以后年度扣除。
  徐愛榮表示,具體來看,壽險公司抵稅比例從10%升至18%,力度高于財險。同時,在傭金支出上,通常壽險公司的經費比重更大,相對而言,壽險公司受惠的幅度會高一點。另外,與囊括壽險、財險等多種業務形態的保險集團相比,單純的人身險公司減稅規模可能更大。
  “此次針對保險行業的稅收優惠是一種普惠性質的讓利,效果要好于營改增。”華東師范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系主任葉明華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此前保險行業一直感覺稅負較重,主要是因為稅基不同。舉例而言,銀行所得稅以利息收入為稅基,而非存款規模;證券公司收稅則看交易增值收入,只有保險公司是按總保費收入征收。前幾年,保險業對營改增改革反應平平,主要因為在營業稅下,險企繳稅比例為5%,改革后對保險服務按6%征收增值稅,雖然部分險種有稅收扣除優惠,但險企的稅收負擔沒有怎么減輕。”
  葉明華介紹,近年來,西方成熟市場上保險業的稅負明顯下降,如美國2018年降低企業所得稅,使保險公司的所得稅率從35%降至20%,而目前國內保險公司的所得稅率為25%。“未來,壽險公司的抵扣額度從10%上升至18%,假設A公司手續費及傭金支出/保險業務收入的比率為20%,新政后要繳納企業所得稅的手續費從10%降至2%,降幅非常明顯。”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此前的傭金支出稅前扣除政策影響最大的是正處于轉型期、新單保費通常遠大于續期保費的中小壽險公司。例如,某專業健康保險公司主要通過經紀代理渠道發展長期期繳健康險業務,在保單存續期間,平均年化手續費及傭金成本約為7%-10%,但實際支出集中在前三年,造成前期支付的大部分手續費及傭金不能在企業所得稅稅前列支,作納稅調增處理。2018年該公司實現保費收入5.2億元,需列支手續費及傭金3.5億元,稅前利潤為-0.7億元,僅手續費及傭金支出一項就需調增應納稅所得額近3億元,考慮其他納稅調整影響并抵虧后,應納稅所得額約為2億元,約需繳納近5000萬元的企業所得稅。“按照原來的稅前扣除政策,如果該公司繼續發展長期保障型健康險業務,未來兩到三年內,公司將在虧損的情況下支付所得稅數億元,并造成償付能力大幅下降,難以持續經營。按照新政策,該公司2018年所得稅將減少1000萬元以上,且可遞延納稅4300萬元以上,稅收負擔大為減輕。”
  此外,原來的政策對以車險業務為主的中小財險公司影響也很大。“由于市場競爭加劇,車險手續費支出不斷上升,調整的所得稅大幅增加。例如,一家中型財險公司2017年稅前利潤為18.38億元,所得稅支出為10.3億元,占稅前利潤的比例高達56%。顯然,新的政策調整對中小財險企業也有實質性的幫助。”朱俊生表示。
  與其他金融子行業相比,徐愛榮指出,保險公司除在資產端投資的金融屬性外,更重要的是在產品端體現出風險管理的功能,這對個人、社會、國家來說都非常重要。“保險業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不僅體現在長期投資上,更是社會有效的風險管理工具。推動保險業發展,提升我國的保險深度和密度刻不容緩,在此背景下,為保險公司減負,鼓勵他們在實體經濟中發揮本源作用,也是題中之義。”徐愛榮表示,“此外,從長期看,在相關稅負減輕后,經過精算,保險公司某些產品的定價可能下降,消費者也可能通過這種方式間接獲利。”減稅后或需警惕手續費亂象
  受到減稅利好的影響,5月29日午后,A股保險板塊快速拉升,中國人保盤中一度漲停。截至當日收盤,7只保險業個股漲幅均超2%,中國人保、新華保險、中國太保漲逾7%。
  朱俊生建議,未來可在本次政策調整基礎上,進一步完善手續費及傭金支出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第一,繼續適當提高稅前列支比例,以適應市場競爭與行業轉型發展的需要。第二,限額基數中不再扣除“退保金”。
  “根據現行規定,計算扣除限額的基數仍要從保費收入中減去退保金。2018年,人身險公司退保金7210.11億元,減去退保金使得所得稅扣除基數明顯降低。但將退保金作為保費收入的扣減項并不合理。”朱俊生解釋稱,“首先,退保金是公司合理的成本費用支出。投保人解除保險合同,保險公司要依法支付保單的現金價值。其次,與退保金對應的手續費及傭金無法收回。從支出時間看,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在前,退保在后,且退保主要取決于客戶的選擇,并不完全取決于保險公司的意愿。保險公司只要收取了當年保費收入,就要按事前約定的比例和金額向中介支付手續費及傭金,與該保單未來是否退保并無因果聯系,保險公司在發生退保時,也無法向中介收回已經支付的手續費及傭金。最后,退保金作為扣減項與權責發生制相矛盾。退保金所對應的保險業務收入大部分歸屬于以前年度,將當年度的保費收入扣減應歸屬于以前年度業務發生的退保金作為計算依據,不符合權責發生制的基本原理。”
  “綜上所述,退保金是保險公司合理的成本費用支出,且與退保金對應的手續費及傭金無法收回。因此,建議限額基數中不再扣除‘退保金’。”朱俊生表示。
  葉明華表示,短期來看,減稅將為險企釋放更多利潤,但這主要是針對利潤驅動型險企,行業需要警惕“市場占有率驅動型”的公司,在減稅的利好政策下,通過一些不合規手段提升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在保險業務收入中的占比,將這部分利益轉移給代理人,繼而提升營銷人員的留存率,以此爭奪市場份額。“節稅和避稅政策既會產生正效應,也會帶來一些副作用,但考慮到當前保險業的‘嚴監管’態勢,預計監管層將配合減稅政策,嚴格審視險企財務的各環節,確保合規操作,抑制手續費亂象。”葉明華稱。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北京赛车pk10开奖 万圣节财富客服 世贸万人嘻哈比基尼派对 一起来捉妖全妖怪图鉴 云达不莱梅威悉球场 太空宝藏走势图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赛车公式 分分pk10计划在线计划 银色雌狮4x援彩金 桑普多利亚和尤文 美少女梦工厂4魔嫁 魔兽争霸3头像 拜仁沃尔夫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