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機構

監管科技將引領金融監管重大變革 ——復旦大學上海論壇“監管與合規科技”圓桌會議側記

發布時間:2019-05-27 22:42

作者:記者李思

  “科技發展導致交易進行的速度提高,創新每一天都在發生,這對于合規和監管也形成了新挑戰。”在日前召開的復旦大學上海論壇“監管與合規科技”圓桌會議上,與會專家認為,科技發展不應該只考慮怎么用于增加客戶量,而要主動思考合規問題。
  近年來,金融市場競爭日漸激烈,金融機構產品創新層出不窮。同時,以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信息技術支撐的“金融科技”蓬勃發展,對整個金融業產生了深度影響。然而,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也對金融體系的穩定性造成沖擊。這一現狀不僅對金融監管提出了新的要求,也給企業在風險控制和合規監控手段應用過程中的數據管理工作帶來挑戰。金融監管遇挑戰
  “近幾年,金融科技在全球的發展迅速,但金融監管者卻仍然比較保守,不愿意接受新興事物,只盯著大銀行,以此來應對市場變化;同時,在后危機時代,由于監管條例極多,企業會有很多方面的經營狀況報告,但由于監管者人數不夠,也很難監管到每一個方面。”保加利亞前副總理Daniela Bobeva首先表示。不僅如此,金融市場上不再只有傳統的參與者。“由于小公司沒有執照,不受監管,監管者無法保證一個公平的監管環境。”Daniela Bobeva進一步解釋稱,目前,金融市場中還存在“大而不能倒”的情況。“如果解放了金融公司牌照審批,可以改變當今金融行業格局,市場將有更多的服務提供商,產生更為激烈的競爭,這樣的市場環境下不會產生很多大型銀行,也不至于出現更多‘大而不能倒’的局面;但如果有過多的金融服務提供者,金融市場穩定性也會相應變差。因此,如何使大銀行、小銀行合理地同時存在,值得深思。”
  另外,Daniela Bobeva還指出,消費者保護是金融監管的神圣使命,因此需要有充分的信息披露,公平和透明的定價,以平等對待所有的金融消費者。但監管者如何去進行有效可行的檢查,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其實,我國的金融監管亦如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前所長張承惠介紹,“首先,數字經濟時代萬物互聯,風險影響面很廣;第二,金融平臺化廣泛,巨型平臺可能出現店大欺客的行為,形成數字壟斷,影響公平競爭,而平臺經營活動也更加綜合化,加大了金融交易的復雜性,且跨界經營的趨勢凸顯。”她指出,對此,我國的監管存在諸多不適應性。“我國一直實行機構監管,在類金融機構、持牌機構等問題上存在監管薄弱的問題。而近年來,我國一直試圖轉型功能監管,但在數字經濟時代,由于監管剛性和互聯網彈性問題,與監管體制存在不契合性,盲目轉型會出現低效問題。”
  利用科技提高監管有效性
  事實上,業內人士認為,監管永遠跟不上科技的變化,而監管要做的是如何利用技術提高監管有效性,在監管技術上有所創新。因此,需要發展監管科技進行廣泛的覆蓋并協助識別風險。“近年來,技術進步提高了經營效率和服務能力,但不能因為技術加大了不穩定性,也不能因為風險就遏制進步。因此,監管要從以往限制金融機構行為等消極應對轉為發展監管科技的積極應對。”張承惠指出,發展監管科技有多方面好處。首先,提升監管系統對市場反應的靈敏度,迅速發現潛在問題。其中,技術手段可以實現實時監控,識別潛在風險及引爆點,發現不法關聯交易和資金賬戶異動;第二,可以提升監管部門應對風險的能力;第三,可以提升金融風險的預防能力和消費者自我保護能力,例如解決多頭信貸信息不透明等問題。
  不過,張承惠認為,監管科技發揮作用也存在一定條件。“當下,數據的集中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數據的閑置浪費,沒有很好地利用;此外,技術分析的結果和政策制定實行也需要互相結合。”她指出,而且,科技在監管中的運用不只是監控,監控的結果還要利用在后續的分析和政策思考中,故需要在監管層面打通部門障礙,實現跨部門的合作。
  那么,利用監管科技就能解決現有金融創新和風險控制平衡的困境嗎?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胡濱認為,可以考慮借鑒其他地區的沙盒監管機制。“監管沙盒即監管部門為了促進金融創新設立的監管機制,在監管部門下設立部門為金融機構或金融服務的創新提供一個‘安全空間’,以給其發展空間。”胡濱指出,監管沙盒可以解決監管者既要控制風險又想鼓勵創新,但現實中往往為了控制風險遏制創新的困境。
  其實,沙盒監管不只是一個項目,更是國家的戰略考慮。胡濱進一步解釋稱,以英國為例,英國的監管沙盒就是為了留住金融科技企業,鼓勵英國成為國際金融科技中心。由此來看,中國也不能因為監管滯后,而失去當下在金融科技的相對領先地位。胡濱建議,中國的監管沙盒也要盡早落地。“現階段中國的消費市場和人口紅利奠定金融科技發展基礎;同時創新的發展和有效監管的平衡機制也渴望監管的創新;而資本和技術都想對此進行投入,但監管層目前仍存在一定顧慮。”胡濱表示,首先,創新產品的進入需要監管的豁免,監管者、市場主體、投資者在沙盒內磨合,這可以幫助監管解決現有難題,實現體制創新;第二,監管沙盒試點成熟后進一步推廣也符合一貫改革路徑;第三,在國家戰略層面上,監管沙盒可以實現通過金融科技彎道超車,提升中國金融行業的競爭力和話語權。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彩票托被识破为什么不删微信 新时时倍投技巧 助赢时时彩网页版 pk10怎么看走势数字哪 排球比分网 新时时时时百位杀号技巧 万美娱乐官网登录 时时彩手机走势图 江苏时时视频 炸金花怎么开别人牌 时时3把赢了200万 11选5开奖结果福建建 4星组选24怎么才算中奖 免费棋牌游戏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