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與收音機相伴的童年

發布時間:2019-05-30 23:01

作者:李仙云

  我出生在上世紀70年代,在那個物質匱乏、信息閉塞的歲月,收音機總能捂熱一段段流年往事……
  當年,每次和鄰居小伙伴玩到正嗨時,一聽到“嗒滴嗒,嗒滴嗒,嗒嘀嗒……小朋友,小喇叭節目開始廣播啦!”就立刻像回籠的鳥兒,靜悄悄地坐在收音機旁,有滋有味地聆聽孫敬修爺爺講《西游記》。每每聽完,還覺得不過癮,便用“過家家”的方式開始演繹古典文學名著,可是挑來選去,任誰也不愿意扮豬八戒。一次讓萍萍當白骨精,她氣得噘嘴就走,一個星期都不和我們玩。
  也是在小喇叭節目里,我第一次聽到安徒生的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那凄涼悲慘的場面,更是渲染了冬季的寒冷,望著屋檐下一串串晶瑩剔透的冰凌子,童年的我,內心被一種酸楚與寒涼包裹,竟啜泣了好一會,弄得姐姐笑我像個多愁善感的林黛玉。
  出生在陜西東府的我,腦海中時常浮現出一個畫面:鄰居的花婆和嬸嬸們,經常聚在我家的庭院或巷頭,她們一邊忙著針線活,一邊興趣盎然地聽收音機里播放的秦腔,男人們則一邊咂吧著旱煙鍋子,一邊搖頭晃腦地跟唱著,聽到熱血沸騰時,就激動得站起來,聲情并茂地唱幾句,走腔跑調常惹得大伙笑岔氣。
  母親那時最喜歡聽《花亭相會》和《三娘教子》,每當我任性倔強遭母親“修理”時,隨口總會扔出狠話刺傷她,母親就用三娘的口吻怒斥:“你真是人兒小來心兒惡,說出話來賽毒藥,平時白愛你了。”
  爺爺從田間勞作歸來,擰開收音機,一段《周仁回府》聽完后,渾身的疲乏蕩滌而去。難怪賈平凹說,秦腔是秦人大苦中的大樂。這一來自秦川的劇種,就是從收音機的播放中,把鄉情鄉音的種子播進了我的心田,讓遠離故鄉千里之外的我,每每耳畔響起秦腔,就心潮起伏,情思綿綿。
  時光飛逝,青春漸行漸遠,可是每一次回眸往昔,那些裊裊輕音就在心間回旋激蕩,讓滄桑歲月多了幾許朦朧詩意,暖心怡情。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乐享彩票正规吗 福彩pk10是合法的吗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怎么玩抢庄牛牛能赢 时时彩倍投方案 斗牛手机游戏 二十一点要牌技巧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龙虎输五赢六什么意思 新疆时时开奖官网 五洲彩票娱乐 极速6核计划 博大彩票网络平台 哪些软件有快乐时时彩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