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甜美的桑葚

發布時間:2019-05-30 23:01

作者:宋殿儒

  每年的夏天,我總會想起那顆甜透了歲月的桑葚……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家鄉,是一個青山綠水并布滿桑葚樹的年代。那時候,每到夏天來臨,我們這些頑童就會在上學或放學的路上,張望路邊桑葚樹濃綠枝葉間的那顆顆果兒。如果桑葚果兒由綠變成了黃紅,就會“噌噌噌”地爬到樹上去摘果兒。沒熟透的桑葚果并不甜,甚至還很酸澀,可是在那個沒有零食的年代,桑葚就是上天賜給這一代孩子的佳肴。我們會光著肚皮爬桑葚樹,就是身上被粗糙的樹皮刮出血紅道子,同樣會感到甜美無比。當年,孩子都知道野生桑葚果是會變顏色的。黃紅色的時候就能吃了,味道以酸為主,但品嘗后會有微甜留在口中;當桑葚果變成大紅的時候,味道就會純甜,這時候是吃桑葚果的最佳時期;如果當桑葚果變得紫紅或黑紅的時候,就會甜得讓人不能抑制,這時,我們不必再爬樹了,因為熟透的桑葚果會在微風中掉落下來,往往是這個時期,孩子們會被它所迷醉,不思歸家。
  可是,忽然有一天,上頭一個政策下來,出門三尺外的所有樹木都是公家和集體的,并且在大興土木中,把村子里很多桑葚樹都變成了集體的“棟梁”——集體的倉庫、集體的牛棚、集體的豬圈等,大都以桑木為上好木料被砍伐了。沒幾年功夫,村里的山頭道旁、田埂溝岔都光禿禿了……沒了桑樹,哪來的桑葚果?沒了孩子唯一的“零食”,哪里有放學后的歡樂?
  我們那一代人的童年幾乎是在苦水中浸泡著,可是因為桑葚果,卻沒感到怎么酸苦。但是,在沒有桑葚果的時光里,的確使我們感到童年的澀苦和無味。
  不過,有一年的兒童節,卻給我留下了甜美的記憶。
  我8歲那年,村里來了個穿著很樸素的青年女教師。她姓王,那時我們不敢問老師的名字。王老師走進教室的第一堂課,并沒有過多介紹自己,而是問大家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們農村孩子從來不知道哪個日子有什么特別之處,所以誰也答不出來。王老師微笑著說:“大家今后要記住,今天是我們自己的日子——六一兒童節”。說完,就像變戲法似地變出了一小包殷紅的桑葚果。王老師說,這些果兒是從自家院里采來的,大家盡管吃,這也是老師給大伙的節日禮物,祝同學們節日甜美快樂。
  可是,那么愛吃桑葚果的孩子,手里捧著老師的果兒,誰也沒舍得吃,而是悄悄地捂在手心,一直到放學回家的路上,才狼吞虎咽般地吃了,那個甜啊,簡直甜透到我們的心底。
  后來,我無論走到哪里,都不忘記王老師的那顆桑葚果兒,每說起它的甜美,就會回憶起王老師的音容笑貌。
  “殷紅莫問何因染,桑果鋪成滿地詩。”如今,在國家恢復生態建設的大背景下,家鄉也恢復了往日的模樣,桑葚樹又布滿了家鄉的山崗田埂,桑葚果兒又在夏日里由綠變黃變紅,甜美著下一代新的童年。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猫女王的日常更新 秒速时时彩计划软件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呼噜噜爱上乡下APP 大明帝国之洪武传奇百度影音 新时时彩五星未出号 圣诞大镖客试玩 云从龙 风从虎 吉祥8返水 白狮子壁纸 20选5走势图福彩 大明帝国日不落小说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 魔术兔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