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徽杭古道走一遭

發布時間:2019-05-23 22:44

作者:周吉富

  我屢與徽杭古道失之交臂。每一次錯過,都平添一次向往。聽人說那古道之奇之美,越是激發我前往之沖動——哪怕曾走過云南茶馬古道,以為天下古道之觀止矣。
  己亥仲春,我如愿以償,在游覽績溪龍川水街之后,便去走了徽杭古道。只見靜靜的龍川在流淌,兩邊是幽幽的街坊,而皖南古民居中望族大姓的宅第牌樓,如歷史書頁般深嵌其中。龍川夾在兩山之間,右街高于左街,建造時取意龍在上、鳳在下之意。一座座跨河街橋,潺潺清澈的流水,增添了古鎮的婉約與動靜之美。河邊綠柳拂絲,萬千婀娜。親水的各色鮮花,在春風里越發清芬。以曲水盡頭蒼翠起伏的青山和彩虹橋為背景來一張留影,權作到此一游的憑證。
  在竹下亭子間,啜飲績溪紅茶,淡淡的茶霧中,幻化出徽州人走古道、闖蕩世界的影像。確實,徽杭古道打通阻隔,世代廝守在深山里的人們,開始走向外面的世界,有的人生意做大了,回來置地建宅;飽讀詩書的人,在外官做大了,回家建祠明志,光宗耀祖。因此,一個個鎮子和村落開始振興起來。世易時移,眼前的龍川早已成為昔日繁華的標本。徜徉在風華依舊的街衢上,我越發想去探究有一條怎樣的古道引領著這般興盛與繁華。
  出龍川,坐大巴前往古道。透過車窗,只見山間小平原上散落的小村莊,或山腳下、溪流邊的徽派民居,共同點綴著山鄉的寧靜與平和。我來到了古道口,抬眼望著前面的逍遙山,云蒸霧繞,想那古道便是穿行在這座大山里面到達遠方了。過巖口亭,我輕松地踏上了平緩向上的石板路,路旁的各色花草也和我分享著春日美好。
  深山巨谷,流水潺潺,仿佛告訴我們,當初背著行囊遠行的人們,在告別家人之后,也曾有一段放松的心情。澗底的巨石,曾經自峰頂墜入谷底,阻遏涓涓細流。但這細流不為巨石所阻,懷著柔情,拼著毅力,一直向前流去。看到這水,我想古道兩邊的先民們,當初不也是有著如水一般的毅力,開山拓路,永往直前,朝著心中的遠方前行嗎?千年之前,這蠻荒的山谷,山石嵯岈,荊棘叢生,野獸出沒,峭壁千仞,這些不屈的人們,硬是開出一條曲折的山間驛道,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
  也許是獨行在這古道上有點寂寞吧,當年這些經商求學的人都不乏想象力。于是,一塊矗立在峽谷中的巨石,便被形象地叫作“磨盤石”。到底是哪一個人先脫口說出“磨盤石”,則無從查考了。倒是那塊巨大的“將軍石”,能約略估算出它的命名時間。民間傳說這“將軍石”是汪華的化身。他在此默默凝天地之正氣,借天劍之神光,永遠地守護著一方百姓。
  汪華,史稱“古徽州第一偉人”。隋末天下大亂之際,汪華為守土安民,起兵統領六州,建立吳國,自稱吳王,促進了當地各民族之間的融合。后率士歸唐。他去世后,唐太宗賜謚忠烈。也不曾知,在這條窄窄的古道上,有沒有經歷過殺戮爭斗,如果沒有,那么這“江南第一關”又由何而生呢?因為古來“關”者,必為拒他者來襲而顯險峻之處也。我倒相信,這里確實不曾有爭斗,簡單地想想吧,純樸的山民們,扛著幾株毛竹,網著幾枚竹筍,想走出山外,換幾個小錢。或者是余杭的小商販們,帶著一些小百貨,進入皖南地界,作一些交換。在他們身上,有什么油水可撈呢?犯得著那些打家劫舍的強人去動心思?
  再者,千百年來,這條重要的交通線一直把徽杭緊緊聯系在一起,不曾中斷。如果此路不安寧,它能終延續至今?就是現在,從皖南到江浙已有很多種快捷方式,可這古道上,不照樣是一條熱絡的線路嗎?你看,來來往往的“驢友”們,跋涉在古道上,三三兩兩,或許正在闡發著懷古的幽思。
  我料想,這些人之中,很多就是那些古人后代的老鄉吧。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爱玩棋牌 百赢棋牌二人麻将棋牌 重庆时时彩平台手机app 十一选五任二倍投 三个骰子大小开点规律 北京pk10直播交流平台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大赚特赚 24彩彩票 飞禽走兽玩法 精准购彩计划软件 绝对四码100准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