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信仰”還是“泡沫” 加密貨幣未來路在何方?

發布時間:2019-06-06 21:22

作者:記者李思

  近日,以3154萬元天價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孫宇晨頗為引人關注。這位“90后”區塊鏈創業者高調表示,目前巴菲特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有偏見,希望通過交流會讓巴菲特了解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但尷尬的是,孫宇晨“話音剛落”,加密貨幣市場就遭遇了1小時的狂跌,總市值從近2700億美元降至2500億美元,跌幅約7%。那么,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究竟是“信仰”還是“泡沫”?加密貨幣未來的發展之路又在何方?
  難言走出“寒冬”
  今年以來,沉寂許久的比特幣再次爆發。火幣全球站行情數據顯示,截至6月3日,比特幣價格為8760美元,較年初的3700美元大漲236.76%。特別是今年5月,比特幣經歷了2017年8月以來的最佳月份,并在5月31日零點前后放量跳漲,短短一個小時內從8700美元左右迅速躥升,并一度逼近9100美元,創逾一年新高。
  “從歷史規律看,比特幣的漲跌周期平均為14個月。本輪熊市運行至今剛好差不多14個月。”WXY營銷咨詢公司創始人兼CEO于迪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同時,比特幣挖礦算力難度平均每4年增加一倍,意味著同等算力下,挖礦產量減半。從歷史看,每個減半周期前后,比特幣價格都會拉漲。此外,比特幣目前已挖出1700多萬枚,余下待挖的比特幣越來越少,而持幣用戶和‘信仰者’越來越多。今年1月,投資者發現比特幣在3000美元左右獲得非常強力的支撐,大量投資開始持續建倉,也推動了比特幣價格持續上揚,并帶動了新資金的入場。”
  “隨著比特幣和區塊鏈技術獲得越來越多的認可,比特幣的價值相比過去有所提升。一些主流的金融機構和科技公司正逐步認可比特幣等加密虛擬貨幣,如CBOE、Fidelity Investments均嘗試推出比特幣相關的金融服務;三星、HTC等開始在部分機型中內置比特幣錢包。”火幣集團高級研究員馬元天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同時,比特幣存在‘減產’預期,即目前每區塊(約10分鐘)可挖出12.5枚比特幣,而到明年5月左右,每區塊就只能挖出6.25枚比特幣,這將導致挖礦成本大幅提高,并使得新增流通量大幅放緩,市場或出現‘惜售’行為。因此,部分投資者對比特幣的后市較為樂觀。而在前兩次減產前后,比特幣也確實都出現了上漲。”
  在江西財經大學九銀票據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邵偉看來,比特幣本輪行情還與國際經濟持續低迷和不確定因素增多等有關。“投資者對全球風險資產存在重新配置需求,加密資產投資渠道便利化,且各國對加密貨幣的監管、法律等制度建設漸趨成
  熟。”邵偉對《上
  海金融報》記者表
  示。
  事實上,今年以來,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均漲勢凌厲,這是否意味著加密貨幣市場已經走出了“寒冬”?
  “加密貨幣市場的聯動效應非常明顯。由于比特幣的市值占據加密貨幣市場的一半以上,因此其表現實際近似于大盤的表現。同時,以太坊今年3月剛剛減產33%,萊特幣今年8月也要進行減產50%,這進一步推高了其他加密貨幣的價格。”馬元天表示,“但加密貨幣是否已經告別‘寒冬’仍待觀察。目前,全球主要國家都在探索該如何監管加密貨幣,只有等各國監管落地完善后,加密貨幣才有可能真正迎來‘春天’。”
  在幣圈人士看來,各國監管層目前正在學習如何與“新生巨嬰”和平相處,也在探索如何把“劍柄”握在自己手中。“我們的確看到很多大體量的傳統資金在入場,如歐美的家族基金等,大家都趁著熊市在低點偷偷布局。但是,傳統的金融精英顯然不愿意為比特幣的草根社區‘接盤’,牛熊的更迭就像兩個派系的金融戰爭。”于迪表示。
  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何南野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加密貨幣短期內或仍會有一波升勢,但價格波動和風險都將加劇。“從中長期看,比特幣還是有投資價值的,但其他數字貨幣還需考察。不過,加密貨幣終歸是一場零和博弈,有人暴富,也有人巨虧。”何南野指出。
  事實上,在5月31日創下年內新高后,比特幣就迅速跳水,并在隨后5個小時內大跌至8000美元附近,跌幅一度超過10%。根據Bitstamp數據,截至6月5日,比特幣收于7785.94美元,較6月1日收盤價(8556.27美元)下跌約9%。
  發展路在何方?
  在價值投資者眼中,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或許算不得投資品。如巴菲特就將比特幣定義為“賭博設備”,唯一用處就是和欺詐活動有關,并表示幾乎可以肯定加密貨幣終將以悲劇告終,永遠不會持有任何加密貨幣。
  “經濟活動由交易所主導,或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面臨的最大困境。”Chain- analysis高級經濟學家金·格勞爾稱,“這意味著比特幣最大的用途仍是投機,在日常購買中的用途尚未成為現實。”
  原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日前也發表文章稱,比特幣完全比照黃金的設計思路,本身卻完全違背了貨幣發展的邏輯。首先,事先設定總量和階段性產量的做法,使得比特幣的總量供應難以與可能用比特幣標識價值的社會財富規模相對應,因此難以保持貨幣幣值的基本穩定,并發揮貨幣作為價值尺度的基本功能。其次,貨幣需要有確定范圍,與受到法律保護的社會財富相對應。比特幣完全是一種網絡體系的產物,沒有任何受到法律保護的社會財富與之相對應。第三,比特幣平臺成為一個完全封閉的網絡體系,難以配套解決現實世界交換交易的標的確權、合同執行、糾紛處理等問題。此外,由于目前尚未達成統一的共識和標準,跨鏈的交易很難處理,更不可能做到點對點處理。
  “美國智庫國會研究服務局(CRS)5月初發布的報告認為,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目前的用途是投機工具而非貨幣。雖然比特幣價格走勢顯示公眾對這種加密貨幣的興趣和需求,但比特幣作為價值交換手段(換取產品和服務)的功能尚未形成。”邵偉表示,“數字貨幣屬于社會系統性治理問題,并非某國、某部門能夠管理和治理,現代數字社會呼喚現代化共享的智力和共治平臺。目前來看,我國對數字經濟管理的觀念仍需調整。”
  “總體來看,主要國家和地區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監管體系逐步明朗,‘牌照+沙盒計劃+行業自律’雛形初現。例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于2017年下半年提出‘沙盒監管’;韓國主要采用自律組織監管;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于今年設立了創新和金融技術新戰略中心Finhub,以構建市場和SEC之間就創新理念和技術發展的溝通橋梁。此外,中國香港證監會發布《有關針對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在宣布對虛擬資產進行全面監管,并需獲取牌照的同時,亦提出了沙盒計劃,希望與行業內的領先企業進行合作。”馬元天表示。
  “與此同時,‘分類監管’正逐步讓位于‘無差別監管’。分類監管主要系對‘證券類虛擬資產’和‘非證券類虛擬資產’在監管上進行差別化對待,即嚴格監管‘證券類虛擬資產’,而不對‘非證券類虛擬資產’予以限制;而無論是否符合“證券”定義,‘無差別監管’均一視同仁。”馬元天進一步表示,“此外,聯合監管從區域經濟體開始,歐盟率先落地,并向外滲透。”
  馬元天認為,加密貨幣未來可能會被定義成商品,其中部分合規且有分紅屬性的加密貨幣可能被定義為證券。“當然,隨著技術的發展和市場的認可,我相信加密貨幣有望以一個全新、獨立的品種呈現。”
  于迪表示,“不具備特別強的使用用途的金融資產,是比特幣可能的發展方向之一。此外,在比特幣底層公鏈共識的基礎上,可能誕生可落地的基礎設施及應用體系,而比特幣將變為底層共識間的支付體系,維護基礎設施的運轉。”

埃瓦尔vs阿拉维斯比分预测 安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官网结果 广东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是国家吗 11选5的组合数字大全 北京时时助赢软件下载 网易重庆老时时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vr赛295号码 足球北单开奖 kg开元棋牌 腾讯在线人数统计漏洞 河北十一选五专家预测号 河北时时